?

bl逆水寒同人: 拍場“瘋子”劉益謙 每年10億元以上的購買

为什么说逆水寒3个月 www.zbepj.icu

 拍場“瘋子”劉益謙

2014年11月26日,香港佳士得秋拍進入最后一天,巨幅明代永樂御制紅閻摩敵刺繡唐卡專場亮相。佳士得中國瓷器工藝品專家裴朝輝對當時的競拍過程記憶猶新。他受內地資深藏家委托競拍,亞太區主席高逸龍先生(Franois Curiel)也有一位委托客戶,佳士得中國區總裁蔡金青則是代另一位客人投標。拍賣之前,唐卡估價為8000萬港元,以5000萬港元起拍。當時6人競標,競價過8000萬港元之后,就只剩下3個委托電話的競價,價格一直拉鋸上升,裴朝輝的委托人競價至1.5億港元后退出。“這位藏家比較理性,心理價位就在2億港元左右,業界默認的價位也差不多是這個。”

拍場“瘋子”劉益謙 每年10億元以上的購物單上一頁下一頁

明永樂御制紅閻摩敵刺繡唐卡

“大明永樂年施”單行六字楷書款

335.3×213.4cm

成交價HKD348,440,000

香港佳士得

2014.11.26

錫金札西南嘉法王1940年代將此唐卡饋贈予英國友人,上一次現身拍場是在2002年4月的香港佳士得春拍中

最終階段的競逐在受電話委托的蔡金青與高逸龍之間展開。歷經22分鐘的競拍角逐,數輪叫價之后,明代永樂御制紅閻摩敵刺繡唐卡最終花落蔡金青之手。拍后,劉益謙隨即在微博上曬出這一藏品,并感嘆:“硬從老外手上奪愛,3.1億港幣落錘,好辛苦。任性!”

“買完了之后他說很任性,不是說他買下這件東西就是任性。這件唐卡當時成交3.5億,現在5億有沒有?你能不能找出另一件來?”裴朝輝說。這件唐卡曾4次進出佳士得:早于19世紀40年代就輾轉流入西方,1977年首次出現在倫敦佳士得拍賣現場,在當時以7000英鎊的價格被一位印度收藏家拍下;1994年,這幅唐卡以100萬美元的價格在紐約佳士得易手;第3次露面則是在2002年香港佳士得的拍賣上,創下3087萬港元新紀錄。“當時是不敢想象的價錢,之后唐卡拍賣一直保持這一紀錄。”裴朝輝介紹,“第4次就是我經手的,因為我本身喜歡佛教藝術品,也喜歡唐卡。”在為唐卡做巡展時,客人形成兩派意見:一是認為唐卡品相好、保存好、來源好;另外一派覺得不對,“保存太完好,太新了”。

拍場“瘋子”劉益謙 每年10億元以上的購物單上一頁下一頁

吳彬《十八應真圖卷》手卷、設色紙本

31×571cm

成交價RMB169,120,000

北京保利 2009.11.22

吳彬曾在萬歷年間官拜中書舍人,以畫家供奉內廷。他長期在南京生活,與江南文人交游,對藝術創作產生了重要影響,作品多為明清兩代宮廷重視并收藏

為了這一件唐卡,在香港巡展之時,佳士得請了故宮博物院研究員羅文華做了“明永樂款紅閻摩敵刺繡唐卡考”的講座,對類似唐卡進行了詳細的研究和分析,也有與布達拉宮藏品在圖案、保存等方面詳盡的比對。裴朝輝表示,“我們一開始也沒有注意到,劉益謙早早地就來到講座,坐在第一排,帶著他女兒聽。在這個講座之前,肯定很多人給他說過這件東西的重要性,但是他能不能下決心買,我覺得講座可能起了一個決定性的作用。”

拍賣之前,佛教藝術品收藏圈將2億港元視為這件作品的心理價位,但因為劉益謙這個拍場“瘋子”的出現,價格高出近1倍。“我以為2億港元左右能夠拿下,最后這個價格也沒有太意外,這件作品很難用價格來衡量。”唐卡移交至劉益謙時,他說,“站在它面前,讓我領略到藝術傳承之重以及人類自身之渺小及卑微。”

兩年后,這件唐卡出現在2016年的“永樂大帝的世界—御制唐卡暨永宣文物特展”上,全場共15件展品,全是龍美術館的館藏,包括1幅唐卡、4尊佛像、9件瓷器和1套鄭和寫經冊頁,多件展品是曾創拍賣紀錄的天價文物,這批展品總價近10億元。

劉益謙的身影頻繁出現在藝術品拍賣市場始于2009年,那時的藝術品市場剛剛經歷低谷。在2009年10月舉辦的中貿圣佳秋拍上,清代畫家徐揚的《平定西域獻俘禮圖》手卷以1.34億元成交,成為內地拍場第一件過億拍品,是劉益謙競得此作。

隨后的11月22日,在北京保利中國繪畫夜場,明代吳彬的《十八應真圖卷》拍出1.6912億元天價,舉牌者亦是劉益謙。在這一年,他還以9520萬元競得齊白石《可惜無聲·花鳥工蟲冊》,以當時中國家具拍賣最高價8578萬港元競得清乾隆御制紫檀“水波云龍”寶座,以8344萬元購入清乾隆釉里紅團龍紋葫蘆瓶,以6171.2萬元拍得尤倫斯夫婦收藏的《寫生珍禽圖》,以5824萬元買下清宮舊藏《瑞應圖》手卷,以4043萬元購入陳逸飛的《踱步》,以3248萬元買下陳逸飛的《長笛手》等多件拍品……整個2009年,劉益謙動用了13億元購買藝術品,成為中國藝術品市場“億元時代”的重要推手。

2010年,劉益謙夫婦繼續在拍賣場上頻頻出手,其中就包括其收 入 囊中的兩件億元拍品:以3.08億元成交的《平安帖》和以1.137億元成交的陳栝的《情韻墨花》。此外,中國近現代書畫首次突破單件價格億元大關的作品—張大千的《愛痕湖》(1.008億元)也為其購入。劉益謙在當年接受采訪時說道:“2010年我花在藝術品上的錢有個十五六億,幾件大的東西,加起來差不多就花了10億元左右。”

为什么说逆水寒3个月 關于我們 |

CopyRight北京長石拍賣有限責任公司
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金海商富中心
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金海商富中心
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金海商富中心

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金海商富中心